玛莉莎当年加入Google的主因是......_航空VR_申博sunbet管理入口
主页 > 航空VR >玛莉莎当年加入Google的主因是...... >

玛莉莎当年加入Google的主因是......

2020年07月24日 来源:http://www.msc4401.com

玛莉莎当年加入Google的主因是......

极度内向

玛莉莎.梅尔出生于一九七五年五月三十日。母亲玛格丽特.梅尔(Margaret Mayer)

是美术老师兼家庭主妇,父亲麦可.梅尔(Michael Mayer)是环境工程师。

玛莉莎在威斯康辛州的沃索长大,她还有个运动健将弟弟梅森.梅尔(Mason

Mayer)。她们家算是一般中产阶级家庭。

高中时期,玛莉莎的穿衣风格是T恤、毛衣以及牛仔裤,质料不错,但不怎幺起眼。就算玛莉莎在众人前一直表现出色,但她的同侪并不认为她特别外向。在学生时代,同学们不会觉得她以后会成为总裁。

沃索西高中的课表制度不是传统的节次,而是把一整天分成每二十分钟为单位的时段。一节课会持续四十分钟或一个小时。也就是说,每天都会有数次长达二十分钟的下课时段。大多数高年级生会利用这段时间,聚集在学校的公共空间,和朋友聊天、吃东西。玛莉莎则不然。玛莉莎这种人会走到公共空间,到餐厅或贩卖机找点东西吃,然后就到图书馆或科学实验室去读书。她不愿坐在那边聊二十分钟的天。

在玛莉莎的成长阶段,她跟同侪并没有很亲近。童年时期的玛莉莎大多跟着能够带给她成长及引导的大人相处:例如教练、老师、辅导员和指导员。

或许因为她总是跟在老师、辅导员、教练身边,玛莉莎从小开始,言行举止就像老师。玛莉莎小时候的钢琴老师琼安.贝克曼(Joanne Beckman),记得她有一点跟其他小孩

非常不一样:玛莉莎经常「观察别人」,好了解别人为什幺要做某件事。

「很多那个年纪的孩子只对自己有兴趣,」贝克曼说:「她则是在观察别人。」

高中时,玛莉莎觉得站在教室前对同学讲话,对她来说比较自在。她在每个参加的社团

都担任领导者角色。她担任西班牙语社社长、同青社总务以及辩论队的队长。

一九九三年,玛莉莎申请的十所大学全录取她,其中包含哈佛、耶鲁、杜克和西北大学。为了决定要去哪一所大学,玛莉莎开了一个试算表档案,考虑每间大学的可变因素。

她选择史丹福大学。她想成为脑科医生,这一行很适合聪明但内向的人。

一九九四年玛莉莎上史丹福前的暑假,她开始问自己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会在大学和之后的人生一路引导着她。

祖恩会怎幺想呢?


那年暑假,玛莉莎参加了在西维吉尼亚州举办的全国青少年科学营。那是个书呆子的天堂。想像一下,树荫遮蔽的小木屋里竟然是科学实验室。玛莉莎特别喜欢某个实验,就是把水和玉米粉混在一起,变成湿湿糊糊、似乎可以对抗地心引力的物质。

有一天,耶鲁的博士后研究员阮祖恩(Zune Nguyen)来营队担任客座讲师,他用谜题

和脑力激荡游戏让在场的聪明孩子目瞪口呆。连续好几天,学员都还是一直谈论着他的课。

最后,玛莉莎的辅导员觉得受够了。

「你们要知道,你们都搞错重点了。」辅导员对玛莉莎和其他学员说道:「重点不是祖恩知道什幺,而是祖恩如何思考。」

辅导员说阮祖恩之所以厉害,并不是他的知识,而是他看待世界的方法,以及如何思考问题。辅导员说阮祖恩最了不起的是,即使你把他放在完全陌生的环境,或是丢给他一个全新的问题,他都能在几分钟之内,直捣问题的核心、发表正确的看法。

从那一刻起,「重点不是祖恩知道什幺,而是祖恩如何思考」这句话,就留在玛莉莎的脑海里,成了她的人生指导方针。

那年秋天,玛莉莎进入史丹福,开始修习医学院预备课程,计划未来要行医。但是大一快结束时,她对医科已经兴趣全无。我只是在做记忆卡练习嘛,她想。很简单,太简单了。全部记熟就好了。

玛莉莎心目中理想的科系,要能训练她批判性思考的能力,让她能善于解决问题。她也想要研究人类如何思考、如何推理、如何表达。她脑中有个声音叨叨不休:重点不是祖恩知道什幺,而是祖恩如何思考。

玛莉莎开始回应她脑中的声音,找到能帮助她学习如何思考的一门课程,也就是资讯工程的入门课: CS105。学期中,玛莉莎为了加分,参加了班级内部的设计比赛。她设计出一个以璀璨烟火为主题的萤幕保护程式。在三百人的班级中,她的作品排名第二。这个设计实在优秀,让CS105课程的教授艾瑞克.罗伯兹(Eric Roberts)在稍做修改后,便把这个萤幕保护程式当成之后几年的作业。

罗伯兹教授对于玛莉莎的烟火作业相当惊豔,于是邀请她和其他几个表现顶尖的学生到他家晚餐。玛莉莎一向与老师关係很好,罗伯兹教授亦成为玛莉莎的良师益友。

玛莉莎也找到她想修读的科系。

玛莉莎选择符号系统学,这门综合学科包含语言学、哲学、认知心理学和资讯工程等课程。

符号系统学是史丹福的热门科系。除了玛莉莎之外,其他校友包含苹果iOS程式前资深副总裁史考特.福斯托(Scott Forstall),还有Instagram的共同创办人麦可.克瑞格(Mike Krieger)等。

玛莉莎的教学天分在修「原理160A」这门课时表露无遗。这门课是对未来要主修符号系统学的学生来说,是要求严格的「刷人」课程(weed-out course)。在「原理160A」这门课期间,学生必须分成六组左右的研究小组,每组都有各自的作业。玛莉莎那组和大家一样,也都等到交作业前一天才开始动手。所以在史丹福的那个学期,对玛莉莎以及「原理160A」的同组成员来说,熬夜是家常便饭。在小组讨论的时候,组内成员会聊个不停,开始拖慢进度,玛莉莎总是率先发声:「好了,回到正题,赶快把作业完成。」

她仍然是指挥者的角色,以一贯认真的态度,分配组员的工作。但对功课以外的事情,她很内向,甚至有点孤僻。

多年后,玛莉莎这样矛盾的个性组合─乐于像老师那般权威和标準高,不愿和同侪发展私人交情,将会给她带来麻烦。


她在符号系统学系唸到高年级时,接到了「授课邀请」。她很自然的爱上了。

罗伯兹教授监督她的授课。玛莉莎在春季班的授课结束后,罗伯兹给她的学生做了份问卷调查,结果出乎意料:学生喜欢她,即使她有时候讲话速度「飙到每分钟一英哩」。

罗伯兹教授询问玛莉莎是否有意愿在暑假时待在史丹福,教另一班学生。玛莉莎欣然答应罗伯兹的邀约。

玛莉莎在剩下的史丹福大学时光都表现优异。拿到学士学位后,她继续待在史丹福攻读资讯工程硕士,专长为人工智慧。

当研究生日子接近尾声,玛莉莎的教学名声也逐渐传开。

她很快面临一个抉择。

她应该要当老师,全心全意投入这份一直以来很适合她的工作吗?

还是她应该要挑战自我,到科技产业找工作呢?

若有人问起玛莉莎,为什幺拿到史丹福符号系统硕士后会进谷歌工作,玛莉莎喜欢以「萝拉.贝克曼(Laura Beckman)的故事」回答。这是她中学时代钢琴老师琼安.贝克曼的女儿的故事。

玛莉莎说起这故事:「萝拉在高二时候参加排球队甄选。选拔赛最后,她面临一个困难的抉择:要在一军当板凳球员,还是加入可上场的二军?」

「大部分人面临这类的抉择时,会选择出场比赛,所以加入二军。萝拉却反其道而行。她选择待在一军,坐了一整季的板凳。」

「但之后美妙的事发生了。高三时她参加选拔赛,成为一军的参赛者,而二军去年的所有参赛者,在高三时坐了一整年的板凳。」

「我记得曾问她:『你怎幺知道要选一军?』」

「她说:『我只知道,如果我每天跟比较优秀的球员练习,即使我没有机会上场参赛,我都能变成更好的球员。』」

玛莉莎故事的寓意是:让自己身处优秀的人之中,他们会激发你的成长。

「我想要找到聪明的人并身处其中,所以我来到谷歌,」她说。

这是玛莉莎加入谷歌的主因。

但她差点错过这个机会。


玛莉莎在史丹福的最后一年时,四月中某个星期五她坐在电脑前,边吃义大利麵边读电子邮件。她已经得到十二份工作录取通知,不想再有录用通知来加重她选择的难度。所以当收件匣中又冒出一封人力仲介的工作介绍时,她直接按下键盘上的删除键。

只是她没删到。

玛莉莎没按到删除键,反而误按空白键。信件于是打开。

信件的主旨写着:「想到谷歌工作吗?」

玛莉莎读着电子邮件,想起之前和艾瑞克.罗伯兹教授的一席谈话。去年秋季,罗伯兹听着玛莉莎谈到她发明的推荐引擎,告诉玛莉莎应该去会会两位也在做类似东西的博士生。他们就是谢尔盖.布林和赖瑞.佩吉。

意识到这封原本她想删掉的电邮是布林和佩吉的新创公司发来的,于是玛莉莎回信说她想面试。她得到跟谷歌工程师克雷格.西尔弗斯坦(Craig Silverstein)面试的机会。西尔弗斯坦的聪明才智让玛莉莎惊艳。用萝拉.贝克曼的排球故事比喻,西尔弗斯坦就是那优秀的一军球员。

谷歌给了玛莉莎一份工作,正确来说,是实习生工作。

她并没有马上答应。她已经得到麦肯锡管理顾问公司(McKinsey)的好工作。在那里,她的顾客都会是硅谷的公司,她会学到很多,那会是个稳定的工作。

相较之下,选择谷歌风险高很多。

玛莉莎决定研究一下风险到底有多高。

她查了和谷歌差不多状况的新创公司历史资料,运算庞大的数据,最后得到了一个数

字,代表谷歌可能成功的机率。

她估计,谷歌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机率会彻底失败。

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。

摘自《偏执的勇气》

Photo:david pacey, CC Licensed.

 
上一篇:
下一篇: